oncontextmenu="window.event.returnValue=false;alert('版權所有 翻印必究 Copyright Reserved')">

NEWS

疫情后的投資移民:“資產會重新配置”

2020.06.13 來源:投資移民知情者

在本系列中,我們提出的問題有:
 
疫情和經濟危機如何影響市場需求?
 
哪些項目會成為贏家?
 
各個項目如何應對疫情,會降價嗎?
 
隨著各國政府不遺餘力地對項目提供支持,還會有新的投資居留
 
和投資入籍項目出來嗎?
 
在同《投資移民知情者》的採訪中,Nomad Capitalist公司的Andrew Henderson對疫情后投資移民項目的市場需求表示了樂觀,對各國投資入籍計劃會降價應對危機的說法則表示了質疑,他警告道美式的基於公民身份的稅務體制很快就會被歐洲借鑒。
 
有新項目,還有可能更低的價格
 
投資入籍計劃觀察家們有一個憂慮,尤其是加勒比地區的觀察家們,就是這次疫情可能引爆另外一場價格戰。2017年那一輪打折之後,各個項目價格差異已經很小了,Andrew Henderson預計更大規模的打折不太可能。
 
“我覺得它們沒有必要降價,我也不認為它們會降低捐贈選項的價格,至少針對單獨申請人來講是這樣。如果你看看近年來的價格走勢,比如摩爾多瓦、黑山、或者土耳其,它們並沒有出台更便宜的投資選項,而我也認為這麼做沒有意義,” Andrew Henderson說道。但是他同時也承認,我們未來會看到一些國家為應對疫情推出自己的項目,最有可能的國家還是某個加勒比國家。
 
歐洲也在考慮基於公民身份的稅務體制
 
他還對歐盟可能採取類似美國國稅局(IRS)的做法表示關切,即歐盟對公民實施全球徵稅,而不是目前絕大多數國家採用的屬地稅收制度。
 
“當我看到經合組織以及其它組織的政策文件時,我就知道它們想要徵收數字稅,在全球徵收數字服務稅。大部分國家都在考慮對轉移到海外的資金徵收預提稅,我開始對未來進行預測。我覺得這只是一個時間問題。”
 
儘管An​​drew Henderson承認許多人的財富將因危機而縮水,但他也認為,有一大群投資者早就看到了不祥之兆,並在近年將大部分資產轉為現金。
 
“資產會重新配置。有很多人囤積了現金,他們說,我的美元相較於歐元和日元升值很大,其它的貨幣都跌了。我為什麼不拿錢投資公民身份,或者說我為什麼不利用其它貨幣貶值的機會來買幾套房子?”
 
並不是全部的大眾富裕階層都消失了
 
作為對Mohammed Asaria假設(他認為因為大眾富裕階層“都消失了”,所以投資移民終究會回歸到超高淨值人士這一領域)的回應,Andrew Henderson表示,高淨值人士和超高淨值人士的區別並不是看疫情過後誰還在申請移民,而是哪些人有可持續發展的生意,哪些人負債過度。“大眾富裕階層就是我選來與超富有人群相對應的一個詞,”他說道。
 
當被問到疫情過後他覺得哪些項目會成為贏家,是那些提供流動性還是那允許申請人進入更大地區和市場的項目時,Andrew Henderson表示,我們不能忽略了小國家的投資入籍計劃。
 
“我還是覺得小國家的項目有自己存在的合理性,但是關鍵在於它們如何推銷自己。西方人想去一個和他們的生活不太相關的地方,他們厭倦了被驅使,很多時候,我認為小國家意味著更大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