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ontextmenu="window.event.returnValue=false;alert('版權所有 翻印必究 Copyright Reserved')">

NEWS

要想在中東北非地區取得成功,投資移民專業人士必須遵循7大原則

2020.01.09 來源:投資移民知情者

中東北非地區是世界上第二大投資移民市場(僅次於中國),也是投資入籍移民類別最大的市場。這裡有近50萬名百萬富翁(根據Knight Frank《財富報告》的說法),他們(比其它任何地區的高資產淨值人士都多)熟悉並且樂於接受投資入籍這個概念。如果你的市場定位很成功,那麼你的市場需求可能會遠超你的想像。
 
迪拜成為世界上引人注目的投資移民焦點是有原因的。看看RCBI Company Directory上登記的近1,000家公司,差不多1/4的公司表示投資移民是它們的核心業務,它們在該中東北非地區開設有辦公室。
 
該地區,尤其是阿聯酋,成為投資移民公司理想的業務拓展地不僅僅是因為龐大的客戶群,也是因為低稅率(有時候更是零稅率)和方便易管的監管框架。
 
但是,投資移民公司在中東北非地區也是有挑戰的。移民公司想在本地區取得成功必須理解一些原則。下面就是其中7條。
 
第一條:在信任度很低的環境中,獲得一個重量級投資者的新任可以幫助打開市場
 
陌生人對你缺乏信任度,這是投資居留和投資入籍公司每天都要面對的巨大的障礙。涉及到大筆的金錢,高度敏感的個人信息,事無鉅細的背景調查都是讓投資者惶恐不安的事情。
 
儘管所有地區有面臨信任問題,但是中東北非地區尤其棘手。讓客戶相信你會保守秘密是徒勞的,很多情況下,他們不會提前付款,中東北非地區的投資者想先看到結果再付錢。
 
對此很多投資居留和投資入籍公司都很頭痛。我曾經親眼見過很多客戶花了大量的經歷去聯繫加勒比國家的大使館,核實他從公民身份諮詢顧問得到的信息的真偽,即便是此前顧問已經給他們展示了移民局網站有該公司註冊信息。
 
2014年,同意“大部分人值得信任”這一說法的人群的比例
 
文明化開啟以後,中東北非地區一直是部落社會。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更加集體化的環境中,但是部落思維還是僅僅植根於該區的人民腦中。如果代理人可以獲得來自於豪門大族的投資者的信任,其他人的防範和戒備心理便蕩然無存。話說又回來了,如果你失去了出身於豪門大族的投資者的信任,你就會失去很大一部分潛在市場。獲得信任可不是一件易事。
 
第二條:證明資金來源往往很頭疼
 
證明有錢在中東不是難事。但是,證明財富的來源就不好弄了。該地區不是以嚴苛的監管環境聞名,事實上恰恰相反。那裡的金融機構不會有它們的歐洲同行所面臨的那種嚴苛水平,因此,它們也不習慣歐洲的合規性水準。
 
該地區的企業已成為稅收規避藝術的大師;那裡的稅法有很多漏洞,任何企業都會利用這些灰色地帶,什麼招都能使出來。
 
這些因素導致了一個財務模糊的漩渦,使得在一些複雜項目中(比如魁省投資移民和美國EB-5)證明資金來源簡直就是一場噩夢。在世界上其它地方,你可能找不到沒有銀行賬戶的百萬富翁,但是這就是簡單粗暴的東方世界。
 
第三條:一夫多妻的社會要列出家庭成員有多少絕非易事
 
 
一夫多妻制在中東北非地區是合法的,但是一夫多妻制在大部分移民國家是不予承認,也是很難理解的。舉個例子,加拿大和英國就如何處理此類案件提供了解釋。
 
最常見的麻煩就是,一個客戶有很多子女,分別由不同配偶所生,這使得即便在最簡單的投資入籍計劃中,納入子女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公民身份顧問需要提高他們的家庭成員識別技能以及搞清每一個子女的來歷。
 
第四條:要么投資者自己不知道他們要的到底是什麼
 
毫無疑問,有空閒時間的千萬富翁肯定會感到無聊。他們中很多人買遊艇,有的去人跡罕至的私人島嶼度假,還有的人喜歡第二公民身份。
 
當高資產淨值人士找到投資居留和投資入籍顧問,滿腦子都是關於移民的問題,任何顧問都會眼前一亮,對他的問題對答如流。但是當投資者什麼都在問的時候,挑戰就出現了。從加勒比國家的護照一路問到澳大利亞的商業創新簽證,他們對每個項目都好奇,因為他們不知道自己的需求。確實讓顧問很沮喪,但是如果客戶選擇太多了,他們自己都會選花了眼,作不了決定。
 
第五條:要么投資者自己做過調查,清晰地知道自己的需求
 
儘管不知道他們的需求讓人感覺很挫敗,對於中東北非地區的投資居留和投資入籍公司來說,最直接的危險是那些知道自己的需求但是找人按照自己的主張為自己服務的人。
 
尤其是在迪拜,投資移民是一個欣欣向榮的產業。超過200家公司提供各種投資移民路徑,迪拜正成為行業的熱點地區。
 
因此,當投資者考慮此類項目時,他們可選的服務提供商太多了。精明的投資者通常會四處收集報價和合同,然後把它們帶到其它投資居留和投資入籍公司砍價,這實際上就是在製造價格戰。在本地區這是一個大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價格和服務質量就會大幅下降。
 
第六條:熟悉目的地比熟悉項目細節更重要
 
很多投資居留和投資入籍專家花了數年的時間研究各個移民項目的繁瑣細節。他們涉獵法律,法規,金融,目的是研究哪個項目最適合哪個客戶。這簡直就是恥辱,所有的功夫碰到一個簡單的問題就會化為烏有------“桑德蘭最好的私立學校是哪間?”
 
在投資居留和投資入籍行業中,額外地去熟悉目的地非常關鍵,中東北非地區尤其是這樣。你的客戶想移民,避免肆虐原籍國的動盪和不確定因素,他們知道自己該去哪裡,也知道他們以及他們家人最佳的移民選項。
 
我曾經聽到客戶詢問聖盧西亞的經濟增長狀況,格林納達的失業率,葡萄牙的食品工業,以及在馬耳他念大學的複雜程序。
 
沒有哪一個人可以知道所有國家的全部知識,回答鉅細靡遺的問題,但是良好的基礎對於簽約客戶幫助很大。
 
第七條:你不得不說服那些靠走捷徑發達的人遵循法律
 
當我第一次將芬蘭視作為適合希望進入歐盟市場的企業家的目的地時,我被區區一個商務簽證的管理制度震驚了。一些國家對於移民申請要求非常嚴苛,制度條款的解釋非常死板,容不得靈活處理。
 
英國是世界上最有規章制度的國家,也是全球熱門的移民目的地。當和任何一個英國項目打交道的時候,投資居留和投資入籍專業人士都面臨著嚴苛的法律和要求,這些法律和要求旨在引入最需要的移民類別,排除那些不受歡迎的移民類別。
 
中東北非地區,阿聯酋除外,監管都不嚴格。投資者,企業主,有頭有臉的人物都習慣了通過廣泛存在的灰色地帶抄捷徑,走後門。
 
給他們解釋移民項目是有限制的是一個艱難的任務。他們的經歷使得他們自認為總是有更快或者更便宜的辦法。這個解釋工作在EB-5和魁省投資移民項目中體現得尤為明顯。
 
不幸中的萬幸
 
是的,中東北非市場伴隨著挑戰,但是也不是無法應對。當然,還有的地方監管和文化障礙更大,潛在客戶群更小。
 
中東北非市場非常活躍,富有,對投資移民行業極其開放,讓人難以拒絕。只要做對了,這個市場毫無疑問將肯定是一座金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