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contextmenu="window.event.returnValue=false;alert('版權所有 翻印必究 Copyright Reserved')">

NEWS

各國那些關於放棄公民身份的事兒

2019.12.25 來源:投資移民知情者

自一戰以來,全球公民旅行自由度可謂史上最高。展望2020及以後,這種流動性還會增加,一部分原因是得益於免簽協議的持續增加,還有一部分原因是獲取多重公民身份的運動開展得如火如荼。
 
持有多重公民身份變得沒啥了不起了,儘管這只是最近一段時期發生的事兒,但是它產生了連鎖反應,對此更加早期的公民概念還沒有來得及做好準備進行修改,尤其是涉及到公民身份的放棄。
 
之所以出現這些複雜情況是因為關於公民身份的歷史概念在現代人需求的重壓下撐不住了,同時也是因為地緣政治的現實情況,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試圖把自己的意圖強加給自己領土內外的人民。
 
首先,人們為什麼要放棄公民身份?
 
某個人放棄公民身份最常見的原因無外乎他們無法同時持有兩個公民身份,有些時候是因為有些人與他們的國籍國聯繫若即若離。舉個例子,如果你出生在某個國家,離開的時候打定主意不再回去,你會發現你沒有繼續持有這個公民身份的必要。還有一些情況,某個人為了讓自己逃離某個政府的管制不得不放棄公民身份,即便是他人在海外。
 
向美國說拜拜
 
美國是世界上兩個(還有一個是厄立特里亞)基於公民身份徵稅的國家之一。美國政府要求所有公民------不管在不在美國生活------都需要向美國國家稅務局交稅。對於很多居於海外,短時間不回美國的美國僑民來說,放棄美國國籍是解決稅務負擔的解決辦法。
 
在日本,很多居民在22歲之前可以保持雙重公民身份,在那以後擁有兩個(或者更多國籍的)他們必須決定是否保留或者放棄其它國家的國籍。事實上,日本關於公民身份的法律很模糊難懂,但至少為個人提供了身份選擇的機會。
 
在亞洲其它地方,還有一個強國對公民身份問題的態度很不一樣。
 
長期以來,中國不承認本國公民具有雙重國籍。目前很多持有第二國籍的中國人都在更新自己的中國護照和身份證以確保自己或者家人可以接受醫療和教育等國民福利。另一發麵,中國對於各類投資領域仍保留了對於本國公民的保護,例如房產,部分金融投資產品等。這樣的情況也出現在其他一些國家,比如新西蘭----中國投資者非常喜歡的一個市場----現在禁止或者說限制外國人買房,這些外國人陷入兩難。
 
與中國有著類似傳統的其它國家的政府也採取了同樣的做法。多年來,出生在古巴的美國人或者出生在美國但是父母是古巴人的孩子麵臨著這樣一個現實,儘管雙邊關係解凍,前往這樣一個加勒比國家還是風險巨大。
 
古巴政府並不承認這些美國人的美國國籍,據說還拿走這些人的護照,要求他們簽署“遣送回國”文件,試圖用其它手段去除這些人的美國國籍。在這種情況下,放棄公民身份並不是一個“安全的”選項;避免去古巴才是安全的。
 
可以更改國籍(真的)是一項人權
 
上面這些問題說明了公民概念以及放棄公民身份在現代面臨的巨大挑戰。原則上,對於個人放棄其公民身份並結束其與前國家的聯繫的權力並不存在任何爭議。《世界人權宣言》第15條顯示,任何人都“有改變(其)國籍的權力”。
 
但是,放棄並不等於被赦免。一個逃離自己祖國(或者目前是該國公民的國家)試圖利用放棄公民身份這一做法來躲避追捕他們的當局,他們會發現沒有政府的許可就放棄公民身份是難度很大的。
 
當然,在某些國家自動失去公民身份是可能的。舉個例子,如果你獲得了第二公民身份然後又沒有申請保留目前的公民身份(南非),或者說你是一個坐牢6年的雙重公民,驅逐出境和取消公民身份在刑期結束以後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澳大利亞)。
 
很多國家不允許公民放棄公民身份除非你走正式的流程,一般是領事館或者大使館。即便這樣,如果和國家利益發生衝突的話,你的申請也可能被拒。
 
那些被定罪的犯罪分子指望利用放棄公民身份來獲得“出獄通行卡”幾乎都是行不通的。相比之下,任何想要逃離迫害的人----尤其是在迫害不符合法治的情況下----可能會發現這條路的可取之處。很多國家奉行這樣的法律,禁止印度自己的公民去別國遭受指控,這給雙重公民提供了一種雙重保護,那就是放棄一國的公民身份,保留一國的公民身份。
 
總的來說,儘管投資入籍計劃行業的發展給世界公民在個人事務上提供了更多的靈活性,這仍然是一個空白的法律地帶。獲得以及放棄公民身份的自由度視各國政府的態度可能並不一致。
 
正如未來數月或者數年英國脫歐使得英國人可能失去歐洲的公民身份一樣,奧斯陸最近的一次修改立法意味著挪威人從2020年1月起不得再持有雙重國籍。
 
獲得多重公民身份正變得越來越常見,越來越簡單。至於放棄公民身份,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